冬奥会没有雪怎么办?这些苛刻的举办条件让哈尔滨多次被拒

2022年的北京冬奥会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夏奥会和冬奥会可谓国际体坛两大盛事,二者对于举办城市都有严苛的要求,但相比之下,冬奥会对举办地自然环境的要求更为苛刻,而且和夏奥会的举办要求有许多相悖的地方。大体言之,要想获得冬奥会的举办权,举办地必须符合天时地利与人和两大方面的要求,但是天时却并不总是能随人愿,最大的问题莫过于想雪时无雪,想冷时太暖,那么,面对这种困境是否有什么应对措施呢?

早在2002年,我国哈尔滨就已经向国际奥委会递交过了申办2010年冬奥会的申请,但很遗憾的是,奥委会在严格审查了同年申办的其他城市之后,认为哈尔滨还没有达到举办冬奥会的标准。在之后的2008年,哈尔滨又一次提交了2012年首届冬季青年奥运会的举办申请,但因为硬件条件未能达标,再次遗憾落选。2010年,哈尔滨又一次向2018年的冬奥会发起冲锋,但这次都没能将申请呈至国际奥委会,在国内就被国家体育局给否了。

想举办一届冬奥会,怎么就这么难?为什么哈尔滨在多次努力之后依然被拒之门外?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先来回顾一下往届冬奥会的举办地都有哪些。

将以往举办过冬奥会的城市排列在一起就会发现,这些城市地处以下四个区域:北美地区,北欧及俄罗斯地区,阿尔卑斯山地区,以及东亚地区。在北美地区举办的冬奥会包括美国的盐湖、普莱西德湖,在北欧及俄罗斯举办过冬奥会的包括挪威的奥斯陆、利勒哈默尔以及俄罗斯的索契,在东亚地区举办过的包括日本的长湖、札幌以及我们的北京,四个地区中阿尔卑斯地区举办冬奥会的次数最多,第一届冬奥会就是在法国的夏幕尼举办的,此后瑞士、德国、奥地利和意大利相继举办过冬奥会。详细的如下图所示:

冬奥会举办地(1924-2006),源自《城市与区域政策中的大型赛事:冬奥会的历史》

从上图我们可以直接看出,冬奥会的举办城市都在北半球,南半球似乎是冬奥会的绝缘体,这和冬奥会对自然条件有着严苛的要求有关。冬奥会并不像夏奥会,夏奥会项目大多在室内举行,受自然条件影响较小,但是冬奥会项目如滑雪、滑冰、雪橇等,都对自然条件有苛刻的要求。

首先就是对温度的要求很严格。从上图我们可以发现,几乎所有的举办地都位于北纬30度至北纬60度之间,这样的纬度大致处于温带气候,温带气候的特点就是既不像热带和亚热带气候那般暖和,冬季温度一般都会低于零度,又不像寒带气候那样过于寒冷。有一种说法是北纬40度到45度之间是滑雪的胜地,中国大部分的滑雪场就位于这个区间内。

气候-17度到-10度是举办冬奥会理想的气温条件,哈尔滨的纬度虽然只有大约北纬45度左右,但是它在冬天时很容易就能受西伯利亚高压的影响,北方的寒流会顺着东北地区一路南下,导致哈尔滨的冬季异常寒冷,平均气温是-19度,最冷可以达到-35度。然而冬奥会举办时并不是温度越低越好,过低的气温会影响选手的发挥,甚至会导致选手冻伤。2014年的俄罗斯索契冬奥会,虽然索契距离西伯利亚高压也很近,但是巍峨的高加索山脉抵挡住了冷空气,再加上黑海的影响,使得索契拥有了举办冬奥会得天独厚的条件。

举办冬奥会的另一核心自然条件就是降雪量。按照冬奥会的举办标准,举办地2月份的降雪量必须达到30厘米以上,气温和降雪量两项指标的可能性必须要达到75%以上,任何一项指标不达标都意味着没有资格承办冬奥会。今年的张家口崇礼主赛区,因为南太平洋湿暖空气被大马群山所阻挡,导致这里的降雪量十分充沛,一般从10月份或11月份就会开始下雪,雪期长达4个月。

地形是影响冬奥会选址的又一重要自然因素,滑雪等冰雪运动需要相匹配的地形,这决定了冬奥会的举办地不能选在一马平川的平原地带,而是需要起伏的山地丘陵地区,这也是为什么阿尔卑斯地区备受冬奥会青睐的原因。阿尔卑斯山脉是欧洲最高的山脉,平均高度达3000米,山顶常年有积雪覆盖,历来就有“滑雪胜地”的美誉,冬奥会选于此次举办,是再也合适不过了。历届举办过奥运会的地区基本上都靠近山脉,2014年的索契奥运会靠近大高加索山脉,2018年的平昌奥运会靠近太白山山脉,今年在北京举办的冬奥会,也是以燕山、阴山山脉为依托。

在基础的自然条件之上,经济、基础设施、历史条件也是奥委会需要考虑的。但是就算是这些条件,冬奥会的要求也略与夏奥会不同。冬奥会与夏奥会对承办国家的经济发展情况同样具有高要求,只有经济发展水平高的国家才能够提供奥运会所需的基础设施和服务,但是夏奥会和冬奥会对具体的城市要求又不一样,我们可以看到夏奥会的城市举办地大都在大城市,像近年的北京奥运会、伦敦奥运会和东京奥运会,举办的城市绝大部分都是该国的首都。

但是冬奥会不一样,冬奥会的规模小于夏奥会,而且冬奥会对地形的特殊要求决定了比赛场地一般都靠近山区,这与大城市往往远离山区是相悖的。所以冬奥会在选址时,一般都选在了小城镇。以1932年和1980年的美国普莱西德湖冬奥会为例,1932年的普莱西德湖冬奥会处于刚起步的阶段,冬奥会远没有夏奥会那么吸引人,因此纽约州认为大规模修建基础设施是不值得的,甚至于对一个室内溜冰场的修建纽约州都有极大的意见。而普莱西德湖这个地区本身就不是什么大城市,而是美国东北部的一个小镇,与东京、伦敦等城市比起来,普莱西德湖根本就排不上号。

事实上,在冬奥会的初始阶段,选址在小城镇或者中小型城市是冬奥会选址的一贯风格。随着冬奥会规模的扩大,冬奥会的选址开始倾向那些人口较多的城市,但依然不是什么大城市。正是如此,冬奥会的基础设施建设往往面临着比夏奥会基础设施建设更大的难题,首先是这些小城镇和中小型城市原本就没有可供这些国际赛事使用的设施,包括比赛场地和奥运村在内的设施都需要后期建设,关键是后期的开发过程,这些小城镇和中小型城市能否在冬奥会结束之后充分合理利用这些设施呢?如果没有长远的规划,那么这些设施很有可能就会荒废,从而导致财富流失。事实上,如何使这些新建的基础设施得到最大效能的运用,也是目前承办冬奥会国家的一个难题。

虽然冬奥会的选址多在小城镇或中小型城市,但是这些地区的周边却往往会有一个大城市作为其依托。较为偏僻的地理位置和曲折的地形又对冬奥会的交通建设提出了高标准,承办冬奥会的国家一般要在大城市与小城镇之间修建一条交通线,保障两地的畅通,而且通往冬奥会举办地的交通线必须足够灵活多样和高效率,以便能够应付突发的气候情况。

最后,举办地关于冰雪运动的人文历史底蕴是否悠久深厚也是影响能否承办冬奥会的重要因素。北欧和阿尔卑斯山地区的冰雪运动历史悠久,其中冰壶运动就有很大的可能性起源于北欧,所以他们对于冰雪运动的开展具有天然的民族热情在其中,由他们承办冬奥会就像巴西承办足球世界杯一样。

虽然在冬奥会选址的筹备阶段对自然因素的要求极高,但是人算不如天算,谁都无法保证在冬奥会举办期间温度合适或者降雪充足。在1980年之前,因为技术的落后,人们面对突发情况只能望天长叹,但到了1980年普莱西德湖冬奥会之后,这种情况得到了一定的解决。

1980年的普莱西德湖冬奥会依然是人算不如天算的一年。这一年天公不作美,导致降雪量不足,就在众人以为又是一届充满遗憾的冬奥会时,财大气粗的美国人搬出了人工造雪机,这是冬奥会史上第一次使用人工造雪机,自此冬奥会完全“靠天吃饭”的局面有所缓解。

紧接着在1988年加拿大卡尔加里冬奥会又一次面临着冬季无雪的难题,加拿大官方豪掷将近400万美元购得了人工造雪机,他们还在所造的白雪中加入了一种类似酵母的细菌,使得人工造出来的雪花更白、更大、更结实,就算是在暖风的吹拂下也能够保持原形。正因如此,这届奥运会获得了“人工造雪冬奥会”的称呼。

同样的,就算是2014年的索契奥运会当面临冬季无雪的难题时,还是得依靠人工造雪机。那一年俄罗斯为了顺利举办冬奥会,在赛场附近修建了大型的储雪设施,储存了大量的雪花,光这一项就花费了将近4000多万人民币。同时,俄罗斯为了保险起见,还大量购进人工造雪机以应对突发事件。而今年的北京冬奥会,我国为了应对突发情况,业已开始了储雪的准备,同时也准备了相应的人工造雪机。

这些都是提前准备、未雨绸缪了的国家,但是那些没有提前准备的国家在面对没雪的尴尬时就比较困难了。以1998年在日本长野举办的冬奥会为例,这一年日本主办方很明显并没有吸取前人的经验,结果导致在面对缺雪的尴尬局面时,主办方组织者们居然跑到一个寺庙中祈雪。结果却是雪没有求来,反而求来了一场大雨,大雨让滑雪场和滑冰场表面结了一层光滑的冰,严重影响到了比赛,因此这届冬奥会也被喻为“最糟糕的冬奥会”。

其实借此我们可以大胆想象,如今尚没有一个南半球的城市举办过冬奥会,南半球似乎被施了“冬奥会绝缘体”的魔咒,但是既然现代科技都能抗衡天气,将来的冬奥会也说不定就会花落南半球的某个城市。

尽管冬奥会对于举办地的要求近乎苛刻,但是因为近几年来冬奥会的规模日益扩大,冰雪运动较之前更加飞入寻常百姓家,我国更是提出了“让三亿人玩上冰雪运动”的口号,冬奥会的影响力明显在逐步增强。冬奥会的举办能够塑造一个城市的良好形象,这些城市一般都具有良好的冰雪运动基础和丰富的旅游资源,冬奥会的举行无疑是最好的广告,如果后期宣传开发得当,那将为该城市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益。我国在筹备2022年冬季奥运会时也大力倡导冰雪运动,这或许也可以视为对后期北京、张家口冰雪资源开发的一种前期规划。

荣玥芳、崔育新、刘德明:《冬奥会建设经验对哈尔滨市的启示》,《城市规划学刊》2005年第6期。

包路林、贾皓、周威:《历届冬奥会投资建设经验与启示》,《社会科学前沿》2015年第3期。

刑建宇:《冬奥会发展历史及未来展望研究》,2017年首都体育学院硕士学位论文。

史蒂芬·埃塞克斯、布瑞恩·查克利、余守文:《城市与区域政策中的大型赛事:冬奥会的历史》,《体育与科学》2019年第4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