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亿美元敲开产业大门沙特资本的电竞野望

「我们将致力于成为游戏和电竞产业中的先锋,为产业提供发展机会和促进多样化的经济收入来源 。」

在「破天荒」的收购合并之后,一个巨擘在电竞产业诞生。当然,也由于沙特资本的独特性,围绕着资本、政治与道德的争议也随之而来。

要解构这笔交易,我们要首先从最基本的信息入手:收购者Savy Gaming和被收购的ESL和Faceit是谁?

Savy Gaming成立于2021年,由沙特公共投资基金(PIF)全资拥有。PIF是世界上最大的主权财富基金之一,管理资产预计超过5000亿美元,代表沙特阿拉伯政府进行投资,由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监督运营。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在接受《纽约客》采访时,穆罕默德-本-萨勒曼曾表示自己是沙特阿拉伯的「第一代」游戏玩家,同时透露自己最喜欢的游戏是《使命召唤》系列。PIF同时也拥有动视暴雪和Take Two(R星母公司)的股份,价值33亿美元。

而Savy Gaming则是由CEO Brian Ward领导。据悉,沃德此前在动视工作,并在2008年参与了动视与暴雪的合并工作,成立动视暴雪公司,他还曾在EA和微软担任过工作室业务总监,履历相当辉煌。

对于这次收购,Ward表示「Savy Gaming已经承诺对游戏和电竞行业进行大量投资,并实质性地加强全球游戏社区。我们很高兴能与ESL FACEIT集团合作,创建一个世界级的电竞生态系统。」

作为Savy Gaming成立后的首个大型收购,PIF用这样一笔交易宣告了自己在电竞产业的野心。

ESL全称Electronic Sports League,于2000成立于德国科隆,是世界上最大的第三方赛事组织商之一,涵盖项目众多,但其最知名项目还是《CSGO》和《DOTA2》,几乎所有的大型赛事都由ESL参与。2015年,瑞典上市电竞公司Modern Time Group,以86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了ESL公司74%的股份。2020年,MTG宣布ESL将与旗下赛事公司DreamHack合并,成立ESL Gaming。

而被收购的另一方Faceit,则是一家位于英国伦敦的对战平台和赛事公司,成立于2012年。据官方数据显示,Faceit的月活超过1500万,是世界上最活跃的对战平台之一。除了用户数之外,Faceit最大的优势是反作弊技术。在关于本次收购的声明中,双方多次提到了反作弊的重要性,表示将发挥Faceit反作弊技术的优势,为玩家带来更好的体验。据悉,ESL Gaming和Faceit旗下的品牌将保持独立运营并优化组织结构,致力于提升运营效率。

当然,围绕着这笔交易,其15亿美元的价格无疑是业内最关注的一点。从目前的舆论来看,多位从业人士表示了相同的观点:ESL Gaming和Faceit不值15亿美元。

作为ESL Gaming的母公司,据MTG公布的财报显示,其电竞部门在2021财年的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EBITDA)为负2980万美元,但MTG并未单独公布ESL Gaming的财务数据,因此我们无法得知其具体情况。同样,作为私人公司的Faceit也并未公布相关数据。

值得一提的是,MTG曾在2020年表示自己拥有ESL Gaming 91.46%的股份,价值9.6亿美元。因此从官方口径来看,ESL Gaming在本次交易中的10亿估值并没有溢价。

在具体财务数据缺失的情况下,我们很难对15亿美元的估值给出系统评价。但可以肯定的是,在这样一笔合并案后,ESL Faceit将进一步巩固自己在第三方赛事市场的地位,一个巨擘也就此诞生。

近些年,沙特阿拉伯一直处在国际舆论的风口浪尖。最受争议的事件,莫过于在沙特驻土耳其大使馆发生的血案。

贾迈勒卡舒吉(Jamal Ahmad Khashoggi)是沙特著名的新闻记者,他经常对王储本萨勒曼和沙特政府进行批评和抨击。2018年的10月2日,卡舒吉到沙特驻伊斯坦布尔大使馆办理离婚证明。然而,走进大使馆的他却没能活着走出来。在大使馆内,卡舒吉被一个执行谋杀任务的小组严刑拷打,最后注射过量药剂身亡,并被肢解后悄悄运出了大使馆。

这桩在当时轰动全球的谋杀案,让沙特当局和王室受到了无数的谴责和质疑。此后,沙特政府逮捕了18名嫌疑人,判处了5人死刑,这其中的一人,曾是王储本萨勒曼的亲信。

因此,在外界很多人看来,由本萨勒曼掌管的沙特公共投资基金,是沾满了鲜血的财富。例如,PIF在2021年主导收购了英超球队纽卡斯尔,这笔价值3.05亿英镑的收购案,由于涉及到复杂政治、经济和道德风波,经历了多轮监管和社会风波才得以成行。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Savy Gaming收购ESL和Faceit也会经历类似的审查,由于交易预计在2022年Q2完成,一切还存在变数。不过,从另一方来说,如果PIF都能通过审核制度较严的英超联赛审查,那也能在审核制度尚未完善的电竞行业「顺利通行」。

但是,在有关部门发生发声之前,这笔交易已经在电竞社区引起了巨大风波,多位《CS:GO》、《DOTA2》电竞生态里的从业表示将停止参与ESL Gaming和Faceit相关工作。由于《CS:GO》和《DOTA2》是ESL和Faceit业务的核心部分,也有人呼吁Valve「挺身而出」阻止这笔交易。到目前为止,Valve还未对这笔交易发声。

值得一提的是,Faceit核心工作人员Mik在一档播客中表示,「我们是不可能在Valve未批准的情况下签署这份合同的」,也许隐含了Valve对此的态度。

2020年9月,欧洲英雄联盟职业联赛(LEC)宣布与NEOM达成合作协议。简单来说,NEOM(新未来城)是沙特阿拉伯西北部一个规划中的跨境城市,被规划为智慧城市和旅游城市,属于沙特阿拉伯政府「2025计划」的一部分。

由于和沙特阿拉伯政府挂钩,这笔交易在宣布后就受到了广泛批评,LEC生态中的从业人士纷纷表示「LEC背叛了他们」。随后,在广泛的批评下,拳头和LEC不得不重新评估这笔交易。最终迫于各方压力,LEC发布了第二份声明表示已经终止与NEOM项目的合作。在金钱与价值观中,拳头和LEC选择了后者。

在ESL和Faceit相关舆论中,也有不少人拿出了「NEOM事件」来质问这两家公司。但需要指出的是,本次收购案所涉及的资金规模要远远高于NEOM和LEC的协议。英国「名嘴」Richard Lewis就表示在电竞行业营收相对较低的情况下,「傻子」才不会接受15亿美元。

当然,这个世界并不是非黑即白,也存在着很多中间地带。从更广的角度看,Savy Gaming收购ESL和Faceit是沙特阿拉伯「大国际战略」的一部分。

近年来,很少涉足体育产业的沙特开始进行频繁投资,寻求话语权和改善国际形象。而在这个过程中,沙特资本也对体育产业生态带来了很多积极影响。

例如,阿布扎比的曼苏尔酋长在2008年收购曼城俱乐部后,逐渐通过其城市足球集团(City Group)来扩充其体育版图,同时为整个曼彻斯特城市乃至整个英国范围内的发展提供了诸多帮助。

2014年6月,阿布扎比集团宣布与曼市政府签订协议,在未来十年里投资10亿英镑用于在曼市的安考茨地区新建至少830栋居民房,以提高未来这个周边居民的居住条件和生活质量。通过城市足球集团的帮助,曼市政府能够在2027年顺利完成对于升级东部郊区社区的目标。

在此之后,城市足球集团与英国政府合作建立的新曼城足球青训学院正式投入使用。在这个项目中,城市足球集团投入将近2亿英镑。而从2015年开始,城市足球集团与英国文化部合作,每年在英国30个城市150个体育中心投入共计800万英镑用于推进草根足球的发展、基层足球教练员的培训以及女子足球的普及。

从这个角度来说,Savy Gaming对ESL和Faceit收购也将对沙特阿拉伯和中东地区的电竞产业产生积极影响。据市场研究公司 Niko Partners的数据显示,沙特阿拉伯的游戏市场在2021年达到了10亿美元,颇具消费潜力。

但与之相对应的,则是电竞相关势力的缺失。如今随着资本的入驻,这种情况有望迎来转变。

一方面,选择从赛事和游戏平台入手,Savy Gaming有望在短时间接触更多玩家粉丝,提高中东电竞的声量;另一方面,其对于基础设施的投资、相关公司的设立,也将为沙特阿拉伯乃至中东地区提供更多就业,促进中东电竞产业的发展。从这个维度上说,这笔并购案存在着积极的一面。

去年,中东地区战队Nigma Galaxy与伊蒂哈德航空达成合作,开创了全新赞助品类

这个世界并不是非黑即白,也同样存在很多的中间地带。一笔价值15亿美元的并购案,将社会中的经济、政治和道德事件交织在了一起。正因如此,这笔收并购案将一直在争议里被反复讨论和审视。而其产生的影响,也将在时间流逝中变得更加清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