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家操作手法曝光

近日,在国家公安部的部署和直接指挥下,全国范围内的打击赌球、假球的行动逐步升级,从沈阳波及到四川、陕西、厦门、武汉、青岛、广州和深圳等全国数个省、市,刑事拘留和协助调查的人员已超过百人……

记者通过独家采访众多圈内知情人士获悉,在党和国家领导人近期相继针对中国足球讲话后,此次由沈阳开始的抓赌,只是国家严打足坛毒瘤、肃清足坛环境的开始。国家已经下了很大决心,并由公安部直接指挥办案,避免“走后门”、“说人情”,哪怕伤筋动骨也在所不惜……

2006年,公安部获得一份中国足球内部参与赌球和打假球的几百人黑名单,其中球员占据大部分,不少前任、现任国脚也赫然在列;另尚有不少俱乐部高层人员、教练和足协官员,甚至一些很有知名度的国字号教练和中国足协的内部人员。

彼时,查处、打击赌球、假球的主体还是中国足协。由于足协自身缺乏法治能力,在查处时又不可避免地受“家丑不可外扬”心理作祟,这一切也注定了这一轮的打假制黑无法有实质性斩获。当时,中国足协对于“渝沈之战”只作出了“消极比赛”的处理结果。

也许正是连“渝沈之战”这样的丑闻都能被轻描淡写,同时受亚洲地区地下赌球逐渐升温的大环境影响,中国足球联赛中的假球、赌球开始愈演愈烈,甚至达到肆无忌惮的程度。2001年,“甲B五鼠案”可谓是中国足坛假球的巅峰,被确认在同一轮联合打假球的球队就达到5支!

不过那次,调查假球的主角依然是“婆婆”中国足协,而“挨板子”的“媳妇”还是俱乐部、球队、教练和球员。处理手段也很单一:只是业内处罚,并未祭出法律制裁“利器”,更未触及到在中间牵线、操纵比赛而获得巨大利润的局外人,即赌球的庄家。

据记者了解,司法部门当时想从龚建平身上找到突破口,将打假球和赌球的网络一网打尽。可惜的是,龚建平当时只交代自己的问题,却不愿意谈及其他人和其他事。2004年7月11日,保外就医的龚建平因肺病在北京市304医院病逝。直到最后,警方也没能从龚建平身上获得有价值的证据。

知情人士透露,在中国队从世界杯小组赛出局后,时任国家体育总局局长接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一个重要电话,谈话表示:中国足球的水平大家心里都有数,中国足球有希望,但阻碍发展的毒瘤也很严重。足球主管领导要有用十年时间营造一个健康的发展环境的决心。如果体育主管觉得权力范围有限,毒瘤的问题可以交给其他部门。

对本报记者回忆说:“出现龚建平的事情后,我们就想顺藤摸瓜,彻底查处一些人。但是,足球已经不单单是一个足球的问题了。我们没有办法获得证据。我干了这么多年,谁打假球我看不出来吗?但这种事情,也不是我能管得了的,所以只能请其他部门来管,我们来配合。”

也正是从2002年世界杯结束后,公安部、司法部、国家审计署等部门开始派专人关注和调查中国职业联赛的赌球、假球。他们之所以低调行事,主要原因就是吸取了中国足协之前打击赌球、假球缺乏证据的教训。

事实上,2001年5月22日的中国足协联赛工作会议,公安部就已经派该部治安局副局长吴明山作为代表出席。不过那个时候,他的主要责任是保证球场安全问题。2003年8月,在中国足球代表会议上,吴明山当选为中国足协副主席。

公安部从2002年开始部署打击赌球后,查处了很多外围赌球网络。但是,随着调查深入,公安部门发现,打击赌球网络容易,要想彻底肃清却并不简单。因为足协工作人员、俱乐部、球队、教练和球员等共同参与赌球和操纵比赛,才是更大的毒瘤。

时任中国足协专职副主席阎世铎对记者说:“那个时候的确抓了一些庄家,但仅仅是外围的,真正危害性最大、最让人感到可怕的球员赌球和俱乐部赌球都还没有涉及。我们开会就是希望俱乐部能够站出来举证,否则公安机关也很难入手。但遗憾的是,没有什么俱乐部提供实质性的证据和线索。”

赌球与抓赌仿佛在同时竞逐。2004年以后,地下赌球更加猖狂,球员和俱乐部参与赌球、打假球的现象越发肆无忌惮。国务院办公厅多次就赌球、假球所带来的社会不良影响给国家体育总局下发文件,要求公安部加大力度、加快调查,进行一次全国范围内的、连根拔起的大行动。

2006年开始,国务院办公厅、公安部、国家体育总局等有关部门多次下发文件,明确提出:要坚决抵制打假球、赌球行为,一旦发现严肃查处。同年9月30日,公安部治安管理局、公共信息网络安全监察局与中国足协合作,成立打击足球赌博活动领导小组。

公安部门的强势介入,让查处赌球取得很大的突破。在这一期间,广东、福建和辽宁等地接连打击了大批地下赌球团伙,抓获涉案主要人员几千人,非法赌资高达几十个亿。其中,有几个赌球大庄家还一直和中国足坛内部有着密切牵连,多次联合操纵国内比赛,染指范围不仅囊括中甲、中超联赛,甚至还有国家队比赛!

公安部顺藤摸瓜,也获得了一份中国足球内部参与赌球和打假球的几百人的名单。据记者了解到,这份名单中,球员占据大部分,其中不少前任、现任国脚也赫然在列;另外尚有不少俱乐部高层人员、教练和足协官员,甚至不乏一些很有知名度的国字号教练和中国足协的内部人员。

去年12月,国务院办公厅正式下发《研究足球运动管理与改革有关问题的会议纪要》。今年联赛开赛前,“全国足球联赛赛风赛纪综合治理协调领导小组”正式成立,涉及体育总局、公安部、民政部、司法部、中国人民银行、国家税务总局、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等国务院相关职能部门。

同一时间,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习,以及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委员刘延东等国家领导人,在不同场合针对足球讲话,也被外界解读为国家重振足球发展的信号。

这次全国范围内的打击赌球、操纵比赛的行动,是由公安部治安管理局直接指挥办案,地方公安部门只是协助和配合工作,根本不知道案情的具体发展和核心机密。之所以采取这样的做法,就是为了避免“走后门”、“讲人情”的情况出现,足见国家这次打击赌球的决心之大。

本报记者从权威机构获悉,国家对于足球发展的未来和部署已经胸有成竹,将采取先破再立的思路。这也就是说,这次从沈阳开始的打击赌球、操纵比赛的行动,只是国家严打足坛毒瘤的开始。这次,国家下了很大决心,哪怕伤筋动骨也在所不惜。

北京大学中国公益事业彩票研究所执行所长王薛红博士,是我国第一位毕业于美国内华达大学(雷诺)商学院博彩管理专业并回国专门从事博彩问题研究的专家,曾经实习工作于英国国家彩票委员会。她的研究领域包括中西博彩文化研究、中外博彩政策研究、商业游戏法研究、博彩管理体制研究、博彩营销学研究、赌博游戏的设计与量化分析研究、问题赌博研究等。

南方日报:大家都知道非法赌博就如一张血盆大口。公安部治安管理局数据显示:2008年,全国公安机关查处的赌博案件共17.9万起、涉案人员58.4万人。据你研究,我国每年的非法赌资大概有多少?

王薛红:我们经过研究和调查,国内每年的非法赌资和彩票的资金比例大概是10∶1。2008年,我国彩票销售额为1059亿元人民币。按此类推,去年我国的非法赌资就可能高达1万亿元左右。其中,地下赌球和网络赌球的赌资相当恐怖。

王薛红:我们之前做过一个关于赌球的研究调查,在北京、广东和海南等地进行了一些暗访。在北京,我们暗访的那个庄家,在足球比赛日,他们一天的抽头在300万人民币左右。(庄家在投注中,一般可以抽取2%-10%的佣金。以此类推,北京那个庄家一天的受注量至少都有3000万人民币。)我们在深圳也暗访了一些参与赌球的人,主要是老板级这个阶层。他们的一次下注额都在100万人民币左右。

王薛红:利多了,弊少了。因为赌球已经合法化,国家就有相应的法律和制度来约束和管理,弊的方面都放到了台面上,就可以有针对性地寻找解决的办法。我国禁止赌博,但非法赌博却一直存在。我们这些非法赌博的弊都是被掩盖的,是定时炸弹,更吓人,还无法预测。

王薛红:这涉及到一个犯罪成本的问题。在博彩合法化的国家,博彩公司需要申请牌照、保证金、被监督等,如果他们想要非法操作和作弊,将要受到很严厉的法律制裁和经济制裁,他们不敢冒险。同时,赌客放着有法律保障自己利益的合法博彩公司不去,有什么理由要去那些没有丝毫利益保障的非法的赌庄呢。

王薛红:你说得很对。我们竞猜自己的足球比赛,从很大程度上说是对非法赌球的打击。因为我们可以合法竞猜自己的足球,为什么还要去非法庄家哪里赌呢?我们的足球彩票应该尽快增加自己的足球比赛,同时也要丰富玩法,和世界博彩业接轨。

“单纯做庄赚钱太慢,而且利润要受很多因素的限制,也就是世界杯期间赚得多。”×先生说,“如果能够操作一场比赛来配合庄家的话,那就不一样了。一场中超比赛,境外的博彩公司受注大概在几千万以上,一场中甲比赛,境外的博彩公司受注至少也有一千万左右。如果知道了一场比赛是什么结果,庄家就可以单收一边的受注,将赢钱的那一边投注转投到其他不知情的博彩公司。这样一来,一场被操作的比赛,将给大庄家带来千万以上的利润。”

“按照目前的行情,庄家做一场中甲比赛需要给100万左右,做一场中超比赛也就两三百万左右。而俱乐部和球队参与一场球的操作,人员最多不会超过5人。按照行规,运作中超比赛的主要角色——俱乐部官员、主教练、大哥级球员,将获得金额中的30%-40%,这就是60万-120万,有几个人能抵挡诱惑呀!”×先生说。

“做球的关键在‘水龙头’。”×先生介绍说,“‘水龙头’做球首先是联系在俱乐部和球队能够做主的人,例如主教练、俱乐部执行官员,然后才是找球员,基本不会去做裁判工作。‘水龙头’只要确认一个球队中有人愿意配合做球,就不管接手人如何操作了,只负责到时候进行资金交收。”

“庄家联合球队做球,一般是做大球、输球和走地球三种玩法,做比分和赢球容易出意外。大球和输球,我们都是根据盘口事先和联系人说好,然后在比赛中打出来就行。走地就会复杂一点,一般在半场的时候,庄家会通知‘水龙头‘最新的指示’,‘水龙头’再转达给球队里面的联系人。所以那些莫名其妙的大比分比赛,以及上半场或者下半场集中进球的比赛,多数是被操纵的比赛。只不过,有的假球是庄家控制的,有些假球是主教练或者球员按照自己赌球的投注控制的。”×先生说。

“一般来说,一支球队中,最容易操作做球的是主教练,然后就是后卫和门将,最后才是那种能够绝对控制球队的俱乐部老总和副老总,中前场球员的做球价值就不高。主教练做球,是最容易的事情了。因为他们负责安排阵容,只要在后卫线上安排自己的亲信,想输多少球就输多少球。如果球员单独做球,则后卫线和门将比较容易操作。这种负责的球员,必须在球队有一定的号召力,能够确保比赛中的球员听他的指挥。如果一场比赛没有做出来,接手做球的人就要保证重新做两到三场比赛进行赔偿。”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8月3日集中公布了接受十九届中央第三轮巡视的3个中央单位和42家中管企业的巡视反馈情况,接受社会监督。…【详情】

2019年7月29日14:30,山东莱西法院审理原告柳孔圣与被告刘德治名誉权纠纷一案

7月29日14:00 村妇冒充他人虚假举报 被冒充者与被举报者诉法院索赔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